Menu Close

亚虎平台-人世间 – 《牧牧的求索》里的小孩,20岁了

亚虎平台-人世间 – 《牧牧的求索》里的小孩,20岁了

无法寄出的爱与孤独

——母亲写给父亲的281封信(141-143)

任远、梁玉洁夫妇在看书。(1995年)

2005年

振荣:

你好!现在虽已是阳春三月,但天气仍有些寒意,近几日又有冷空气侵入,今日天空阴沉,气温又降至零下九度。在这样的天气中,一人在家更觉冷清、寂寞,只有在此给你写信与你谈心,才能感到心中宽慰一些。

振荣,自你走后,也可能是过于孤寂的原因,逐渐萌生了愿写点文章的愿望,除在你的纪念文集中写了《无尽的思念 辛酸的追忆》那一长文外,又相继试写了《记忆中的母亲》、《久违的呼唤》、《故乡的庭院》,还有正在起草的暂定名《赏雪有感》。这几篇文章都是有感而发,因此写起来还算顺手,但同时也感到才思贫乏,不能充分表达所思所想。

为此,我极为后悔,为什么你在家时,我没有动笔的愿望,如能早动笔书写,由你给予指导帮助,说不定也能写出点像样的东西。但是,振荣,我也很感谢你,我在不断为你抄写和阅读你的文章中,也耳濡目染地受到了很大影响,学到了写作中的不少东西。我非常喜欢读你的文章,甚至读几遍都会感到仍是那样有滋有味,只是不间断地婉惜你住笔太急、太早、太突然,至今想来,心中仍隐隐作痛。

再告知一件你关心的事,记得你住院期间,几次嘱咐我“别忘了浇花,一次要浇透。”对此,我一直牢牢地记在心中。现在咱们凉台上的花,大都已迎着春天的到来,相继育蕾、开放。有一棵君子兰已开花一个多月,另一棵的花蕾也明显从绿叶中探出身来;去年春节建新的同事送来的两盆蝴蝶兰,今年又花蕾满枝,正在竞相开放;麦兰的花朵已开始凋谢;今年的旱莲因缺乏施肥,生长不旺,但也相继开花。如果你在家,看到凉台上各种花卉的繁荣景象,定会十分高兴,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欣赏到的。因在我心中,你始终没有离开过家。

2005年3月4日

振荣:

将近一个月没给你写信了,但仍在心中时刻想着你,甚至一天夜间又在梦中见到你回家来了,你说前一段是在省里一家医院治病,已经痊愈,我真是太高兴了。你比前又胖了点,但精神很好,只是遗憾相聚的时间太短暂了,尚未来得及说几句话即从梦中醒来。实际自你走后,我一直不停地在想,能否出现奇迹,你又回到了家。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但始终存有这种幻想,总渴望能成为事实。

自春节过后,我身体还算可以,没出现过不适的症状。但不知为什么,19日(星期六)夜间两点多钟忽然被一阵头晕惊醒,立时心跳加速至每分钟100多次,心慌得厉害,取药时手也瑟瑟发抖,更无力起身打开氧气瓶,只有沉住气,慢慢忍受。

这时,我多么渴望你能在我身边。我本想尽可能不打扰孩子们,但病情不能迅速缓解,实在难受极了,没办法,不得不勉强拿起电话,求助孩子们。待艾萍开车与建新赶来时,急速跳动的心脏已开始缓解,但心区仍极为不适,因有孩子们在身边,心中安定了许多,再加吸入了氧气,个数小时后,基本恢复正常。幸第二天是星期六休息,不然建新和艾萍夜间被我干扰得没休息好,怎么再去上班?振荣,我总经常在想,也是时时担心,怕自己成为孩子们的负担。使我欣慰的是,咱们的几个孩子确实都是非常孝顺的,可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愿给他们增加过多负担。

时光流逝得实在是太快了,上周日(20日)是牧牧20周岁的生日,你写的《牧牧的求索》一文好像就在眼前,可当年那个穿着小拖鞋独自过马路去找有大木马幼儿园的两岁多的小孩子,现已成长为二十岁的成年人。生日那天我与他爸爸妈妈一起给他打电话时,他竟声称这就要往三十岁奔了。十年的时间同样会转瞬即至,可不知我是否还能等到给他过30岁生日那天。

2005年3月25日

振荣:

你好!又近一个月没给你写信了,但幸好这期间连续三次在梦中见到你,是否你知道我因心脏不适又在打吊针?为此,我非常感谢你,尽管梦中的相会是短暂的,但我已是很满足了。

自上月19日夜间发病,至30日又连续两次心慌头晕,经检查,心电图显示,心肌缺血比前明显,不得不又开始打吊针注射欣康。为此只得又住到小红那里,由新琳下班后去为我输液。时时使我心中不安的是,新琳下班后,既要赶来为我输液,又要急于回家做饭,实在太劳累了,我真有些过意不去,心中十分着急。

由于孩子们的关心照顾和新琳、潘林两人的帮助,现在我身体已经恢复,并于上周四(14日)回家,望放心。只是因这次病,没能在清明节期间与孩子一起去看望你,望能原谅。但,我的心仍时刻与你在一起,至今不愿相信你会永远不回来。

2005年4月21日